赞一个

金融诈骗进化史这九大骗局一定要注意

  如果用一种认命的眼光打量我们人类的历史,就不得不承认骗局始终相伴左右:有骗财的,有骗色的;有政治上的,有军事上的,有文化界的,有科学界的,有宗教界的,还有生意场上的……归结一下还是骗钱的最多,因为钱=资源,可以买来地位,可以买来宣传,也可以买来各种光环。

  以非法占有别人的钱为目的,以高额获利为许诺,虚构故事、设计套路来执行,社会上不管帝王将相、高管富贾,或是贩夫走卒都会被被骗走钱财的,就是金融骗局——尽管金融这个词在历史上出现得非常晚,但这不意味着,在它出现之前,我们人类就没有经历过金融诈骗。

  比如说,“徐福东渡求长生不老药”就是一个典型的搞出国家级重大项目的骗局:公元前219年,徐福集结一批方士上书秦始皇,声称海中有三座神山,请求秦始皇派童男女和他一起去求长生不老药,获得了秦始皇的A轮投资(耗费巨资、打造整支舰队,带着数千童男女乘船)随他出航。A轮资金耗尽后,没有得到神药。再于公元前210年,“用蓬莱海中有大鲛鱼”为由向秦始皇申请B轮融资,获得童男女3000人、五谷种子、技艺百工等再次出海,从此连人带钱不知去向。在贾跃亭横空出世之前,几乎无人能出其右。

  当然,徐福其人是不是存在于真实历史是存疑的,但以徐福为代表的借“求丹”来融资的诈骗故事,却在中国历史上从秦到汉,从三国到唐,一直绵延不绝,代代流传。其核心就是:1.声称有某种核心绝密技术(炼丹);2.需要大量原材料投入;3.需要雄厚财力支持。而它们的结果也大体相同:诈骗的主体(方士、炼丹师)获益,诈骗的受害方则是人财两失。

  明代凌蒙初《初刻拍案惊奇》卷十八中的《丹客半黍九还,富翁千金一笑》一文,讲的就是松江府(今上海松江)一土豪请骗子到家炼丹,却被骗走了2000两银子。清袁枚《子不语》中也有一则“炼丹道士”故事:张尚书被一诈称可炼出长生不老药的丹客蛊惑,失巨资,前后被骗走90万两银子。

  相似的“炼制银子”的故事在英国文学家乔叟的《坎特伯雷故事集》里也有记载。

  炼金术诈骗在20世纪演变成了庞氏骗局:1925年,德国补锅匠弗兰茨·陶森说服了恩利希·鲁道夫将军相信他能用铅和锡在一起熔炼出黄金来,在1927年成立了一个以陶森为经理的炼金公司,规定该公司利润的75%归鲁道夫将军、20%是其他投资者的红利、陶森只拿5%。陶森拿后来投资人的一部分钱当红利,吸引到了更多的人去投资,而后卷款跑到了意大利,1931年才因败露被引渡回德国审判。

  真正的庞氏骗局比德国补锅匠就只早了8年:1919年,意大利移民查尔斯·庞兹在美国《波士顿邮报》上打出广告,承诺以购买国际邮政代金券的方式、在30到45天的时间里,给投资者高达50%的回报。一年多的时间里,庞兹就收到了来自约4万人、高达1500万美元的资金,平均每人几百美元。他用后来人的钱当红利分给前面的人,卷入的人越来越多,一直到1920年8月庞兹破产,这场集体狂欢才落幕。

  从徐福到庞兹,金融诈骗从古至今,实现了“阶层下沉”的现代化进程:以前受骗的还主要是帝王将相,或者至少是富商望族,而到了现代,平民甚至于贫民,真正成了金融诈骗的核心人群——不怕你钱少,只要你人多。

  跨过现代的门槛,几乎所有的诈骗模板都经历了同样的“现代化进程”:

  01

  收藏品骗局

  古代的收藏品骗局,一般是这个套路:瞄准某个富户,勾结中间人,声称自己家境败落,又有急用,不得不将祖上传下来的古董出售,几番忸怩作态,直到富户信以为真,就拿了钱跑路。

  而在现代,收藏品骗局经过简化、下沉,直接变成由收藏品公司的员工打电话给老人推销,不管是“千里江山图”,还是“红军印玉玺”,只要用话术打动老人,让他们相信自己的“投资”能够升值,老人就会掏出毕生积蓄。

  如果老人钱不够多,不能投资整件“古董”也不要紧,收藏品公司会包装设计出专门投资收藏品的理财计划,向受害人出示《收藏协议》、《委托销售协议》和《作品委托销售申请确认单》,以承诺年利率22%~34%高额投资回报为诱饵,足以令人入彀。

  现代的收藏品骗局还有一个变种:藏品在投资人手上,骗局设计者让他们相信自己手上的是可以卖出天价的真货,然后再借机骗去高昂的鉴定费。

  02

  从冒官行骗到电信诈骗

  古代有一种“冒官行骗”,就是假冒高管、御史或者太监出行,由随从入手,设局让那些想通过行贿获得升官或免罪机会的官员或富户,自己送上大笔贿赂。往往前面排场铺得很足,等到钱一到手,马上连人带钱消失无踪。

  假冒高官或军官的诈骗在现代仍然屡有发生,但和古代一样,需要现场铺陈很大的排场,还仰仗个人“演技”,而电信诈骗借着通讯线路,直接省去了一切的线下伪装。一个剧本写好,一个县都通用。普通人的钱虽少,但害怕获罪的心态是一样的。电信诈骗用设计好的剧本,或冒充法院,或冒充警察,或冒充海关,恐吓、威逼、利诱,通话几小时,收获数十万。

  03

  从点金术到虚拟币

  明代盛行可以点石成金的炼丹术,其主要框架是由被骗对象得提供母金(或者母银)当种子,炼丹士谎称可用炼金术种出若干倍的子金(银)出来,最后骗走当种子的金/银。

  在现代物理和化学普及之后,点石成金很难再取信于人,但这并不妨碍同一种骗局的变体出现:只要你拿出钱(母金)来投资我的虚拟币,就会获得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的收益。比如,“45天投资翻倍,一年可获得十倍收益”。

  炼金术和区块链理论,本质上都是骗局的“包装”。(当然,虚拟币投资者会主张虚拟币≠空气币≠传销币≠山寨币,后者没有任何技术含量。)

  04

  从秘密会社到传销骗局

  所谓秘密会社,就是比如“天地会”、“白莲教”、“哥老会”这样的地下组织。看多了武侠小说的现代人,对它们往往有种罗曼蒂克的想象。不过事实上,现代泛滥的各路传销,都是秘密会社的徒子徒孙。

  从秘密会社到传销组织,它们都有:1.一个等级分明的组织;2.有严格的上下线关系;3.按等级不同必须缴纳的会费;4.有一个全体会员认同的大目标;5.准充不准赖,会用暴力手段处罚叛离者……在这之中,分歧最大的可能就是“大目标”:天地会可能高举“反清复明”大旗,不会说自己的终极目标是成为地球上最富的组织,但是任何一个传销,都会用“让会员暴富”作为终极愿景。

  前些时候有个新闻,说“全球十大黑帮”之一的洪门发虚拟币,搞“洪币ICO”发布会,随后又被洪门总会辟谣。

  和别的骗局演化相比,传销是受害人变化不大,但是目的“180度向钱转”了。

  05

  从“抬会”到P2P骗局

  澄清在先:老娘舅说“P2P骗局”,不是说所有P2P都是骗局,而是指P2P行业里,没有真标,纯以非法集资为目的的那一部分。

  “抬会”又称“抬石头”,就是一群人把手里的钱聚在一起,供有急用的人先用,下次再换别人来。在组织小,不涉及收益的时候,这种“会”是安全的。

  但在33年前,在温州乐清也发生过由“抬会”引发的恶性金融案件:1985年,温州乐清的海屿乡、乐成镇、柳市镇首先出现月息高达7%-40%的“抬会”,卷入20多万人,涉及资金2亿多元——“抬会”的大小会主都是各村的“女能人”,甚至是文盲或半文盲妇女,他们的目的一是把利息抬高,第二是把会额抬大,从原来的单万会,抬到10万会、50万会、100万会……

  疯狂扩张带来了迅速坍塌,1986年出现过一次恶性崩盘,到1988年七八月份,“平会”风波再度引发,地下钱庄倒塌,涉案登记额3.3亿元。据统计,“抬会”、“平会”两次民间金融风波导致非正常死亡30余人,非法拘禁523起。

  尽管33年前爆的这场雷只影响了一个地方,但它的模式、套路和疯狂程度,却与今年夏天这场全国性的P2P爆雷一无二致。唯一“进化”的是,互联网的技术手段把受害人扩大到了全国各地,而互联网的包装让更多人愿意相信,技术使一切不可能的高收益,都变得可能。

  06

  从“认妈”骗局到慈善骗局

  古代笔记小说里讲过这样一种行骗套路:

  在流落街头的乞丐里找一个老太太,倒头就拜,声称是她失散多年的儿子,然后把她带到旅店里住下,穿好的,吃好的,用好的,让远近街坊都知道有这样的寻亲孝子。而后以孝子之名,在地方上广泛结交,尤其是结交有钱人。

  等到时机成熟,就会说自己要出外做生意,托一个有声望的富户帮忙照顾老母,顺便再借点钱。第一次借钱,连本带利还了钱,于是下借不难,更多人把钱借给了他们。这回借到的金额大了,于是“孝子”一去不复返。债主们再去找老母算账,才发现妈是随便认的。

  这种套路利用的是:1.人们喜欢八卦的心理;2.大家对“善事”的正面想象。古往今来,人性并没有改变,所以同样的慈善骗局,换了个“马甲”照样上演。

  MMM金融、善心汇、老妈乐、一点公益、人人公益、民族大业、慈善公益互助、MBA爱心慈善、慈善创业联盟……打出的招牌都是做好事、办大事,而且参与的群众也跟古代一样,并没有能力关心“妈到底是不是亲的”。

  07

  从“重修寺院”到宗教骗局

  现代人在旅游时常进古寺名刹,但是对寺庙的运作却了解并不多,比如这一条相信很多人都不知道:当代中国的寺庙都是自筹自建,早已废除化缘的习俗。所以你在路上看到的任何“化缘修寺”的僧人或尼姑,都可以默认是冒牌货。

  北宋时发生过一个假冒活佛筹款修寺的故事:一个身无长物的和尚跟众人说,他可以不吃不喝十天,用此换取信众捐款修葺他所在寺庙。当他在无人的小船上打坐十天之后,大家发现他果然没有死,于是信以为真。再去庙里一看,有尊佛像跟那个和尚长得一样,于是传为神话,信众纷纷赶来捐款。半年之后,人去寺空,人们捐的钱都被卷走了。

  种种“神迹”,说穿了不值钱:寺院本来就是一座空寺,僧人都是假的,佛像是照着骗子的容貌塑的,之后再让他出去表演“不吃饭”。不吃饭也没饿死,是因为他的念珠是用食物做的(一说是山楂,一说是牛肉),他在人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地吃“念珠”来充饥,因此没被饿死。

  宗教影响人心,因此借宗教敛财的骗局从来也不会断绝。全能神教、心灵法门、创造丰盛……仅仅是这几年里曝光的宗教骗局。敛财只是这种骗局的一部分目的,控制“信众”的身心才是它们的全部。

  任何一种让你不顾他人异样眼光,在公众场合恣意释放自己的“宗教”、“修行”或“考验”,都值得存疑。

  08

  从“丢包骗”到消费理财骗局

  所谓“丢包骗”,就是将装有假财宝的包袱扔在路上,让被骗者捡到,然后骗子出来表示“见者有份”,两人平分“财宝”,骗子拿钱,被骗的拿“财宝”。被骗的人自己掏钱给了骗子,还以为占了大便宜。

  这个骗术历久弥新,至今还有人会在路边遇到。但这不意味着它没有衍生出新的变种,比如说,消费理财骗局。

  所谓消费理财骗局,就是宣传“消费也能赚钱”、“花钱也能赚钱”。网站上琳琅满目的商品,就像是被丢在路边的包袱,引诱贪图便宜的人去捡;提出种种消费返利条款的骗子,就是那个跳出来喊“见者有份”的;他们和古代的同行最大的不同,就是丢一次“包袱”就想骗上万的人,致使资金链断裂在所难免。

  万家购物、扬州宝缘、万协云商、云联惠、麦点商城、大唐天下、中资盛世、福天下云商城、天创息壤......这类骗局虽然层出不穷,但比其它骗局好对付的地方是:如果你不想要它的好处,就不会上当。

  09

  从寻宝诈骗到创业骗局

  “寻宝”诈骗在国内国外都很有市场:有人声称自己秘密获得了藏宝图或藏宝的信息,但是苦于没有资金去发掘,所以用“一起寻宝”为由,“众筹”资金。

  这个骗局的要点在于让人相信:现在不管花出去多少,相比于将要发现的巨额财富,都是九牛一毛。而且你不需要懂专业,不需要有技术,甚至不需要辛苦劳动,只需要出钱。

  而在现代,最能和“寻宝”相提并论的,莫过于“创业”。骗子们把马云马化腾的故事拿出来讲一万遍,就是为了让人相信,他们的项目,也是会让投资人变成亿万富翁的创业项目。而和成功率不高的真正创业相比,他们又承诺了超高的成功几率。

  老娘舅的号自打开办以来,拒绝过很多广告,其中有一大类就是各种名目的“创业发布会”。每次外甥女大惑不解地拿来问“这个能不能接”的时候,老娘舅的回答都是一样:不接。

  各种“创业平台”、“创业商城”、“创业计划”,说不出具体的运作模式,却敢鼓吹有无限大的市场,不用多说已经确定骗子无疑。

  写完这9条,老娘舅要暂时收笔了,不是因为骗局写完了,而是因为真的写不完。不管媒体警示过多少次,不管警方提示过多少次,总有骗局能够死灰复燃。

  人心是脆弱的,因此我们必须守望相助。

  不出意外,骗局必将继续进化。

  正是为此,我们才要理清头绪、溯清源流,让更多人看到,骗局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
  来源:理财老娘舅

免责声明:以上企业信息来自互联网,本网站不对真实性、完整性负责。此信息为企业免费展示。本网站与以上企业无任何关联关系。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,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,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(若需删除相关信息,联系客服QQ:4008518319)
赞一个